协信远创被申请破产重整背后:大股东作为不给力?还是转型转进了“死胡同”?「企业观察」

发布时间:2022年07月24日
       深圳报道称, 近日, 协鑫源创申请破产重整的消息在业内备受关注。 协鑫源创曾被列为“重庆三强”之一, 多次被中科院、科瑞列入房地产百强榜单。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到, 近年来, 不少大中型房企陷入危机, 但申请破产重整的房企百强, 协鑫地产堪称第一 . 值得注意的是, 协鑫源创的大股东为新加坡城市集团(以下简称“CDL”), CDL的态度是市场关注的焦点。 7月8日中午, CDL发布公告称, 公司已知悉上述破产事项, 已对协鑫源创的金融投资采取限制措施, 不支持协鑫源创持续履行财务义务。
        7月5日,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重庆市五院”)发布破产审查公告, 案号(2021)渝05破申428号, 显示, 重庆协鑫源创实业有限公司 ., Ltd(以下简称“协鑫源创”)申请破产保护, 申请人为北京亿和水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和水星”)。 协鑫源创相关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目前不方便回答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的原因, 需要向益和水星咨询。 申请破产重整是债权人的权利, 不予置评。 天眼查信息显示, 益和水星成立于2010年, 主要经营范围为项目投资。 该负责人表示, 债权人提出的是破产重整, 而不是破产清算。 破产清算容易导致低价出售资产, 而破产重整实际上是在同等条件下对公司和所有客户的一种保护, 更有利于公司未来的稳定和发展。 此外, 本次破产重整仍处于申请状态,

尚处于起步阶段, 距离后续申请成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协鑫源创申请破产重整有何影响? 上述负责人表示, 申请破产重整的是协鑫源创平台。 协鑫源创的区域公司、城市公司和项目公司不属于破产重整对象。 受破产重整事件影响。 不过, 根据万德数据, 目前协鑫源创对外担保余额近45亿元。 七叉叉显示, 2020年以来, 协鑫源创3次成为被执行人, 共计2.57亿元被执行死刑。 2019年, 协鑫源创两次成为被执行人, 被执行人共计7.0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

协鑫源创成为被执行人, 旗下多家子公司和参股公司的股权也被冻结。 目前股权冻结信息达到14条, 协鑫源创将采取哪些措施? 上述负责人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由于协信元创的大股东是新加坡的CDL(“CDL”意为“新加坡城市发展有限公司”), CDL决定协信元创已达成今日 , 也决定为了协鑫元创的未来。 那么, 大股东CDL会伸出援手吗? 7月7日, 协鑫源创他告诉媒体, “不方便发表评论”。 据协信元创官网显示, 2020年4月, 中建联入股协信元创。 股权变更后, 协鑫源创的控股股东变更为CDL。 截至目前, CDL、协鑫、绿地分别持有协鑫源创51.01%、29%、19.99%的股份。 CDL集团的介入, 似乎并没有给协鑫源创带来实质性的利益。 协鑫源创官网显示, 中投控股后, 公司治理结构和审批程序发生了重大变化。 元创的重大事项由公司董事会决定, 日常经营管理由管理层组织实施, 但中投仍将相关事项在审批节点提交中投新加坡总部审批。 在未经CDL新加坡总部批准的情况下, 元创董事会的决定和管理层的日常经营管理无法实施。
        由于控股股东决策迟缓, 为改善公司经营和现金流而及时实施的融资和资产处置工作受到了严重影响。 7月8日, CDL发布公告称, 集团已知晓上述破产事项, 已对协鑫源创的金融投资采取限制措施, 不支持协鑫源创的持续财务义务。 该公告显示, 它将限制进一步的风险敞口。 据悉, 截至2020年12月31日, 本集团对协鑫源创的剩余风险敞口为1.26亿美元。 109亿逾期债务 事实上, 协鑫源创自今年年初以来, 已出现多笔债券违约。
        早在今年2月, 协鑫源创的信用评级就被下调至AA-。 上交所公告称, 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联合资信”)将其主体关联为“18协信01”、“16协信03”、“16协信05” , “16协鑫06”“16协鑫08”信用评级被下调至AA-, 并被列入可能下调的评级观察名单。 关于信用评级下调的原因, 上述公告称, 在公司项目储备构成中, 商业产品占比较高, 住宅产品占比较低。 期间, 集中支付的压力很大。 6月底, 联合征信发布的信用评级公告显示, 决定维持协信元创主体长期信用评级为C, 维持“16协信03”和“16 协鑫05”债信评级为C,

维持“16协鑫05”信用评级。 信06”和“16协信08”信用等级为CC。协信元创年报显示, 截至2020年底, 其总资产791.08亿元, 同比下降14.75% ;净资产110.06亿元, 同比下降41.74%;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71.61亿元, 2019年实现利润77.21亿元。 2019年下降1027.45%, 值得注意的是, 2020年协鑫源创资产负债率为86.09%, 同比增长6.45%, 正常情况下资产负债率超过 80%已经是很高的水平了。联合信用表示, 截至2021年6月22日, 协鑫源创及其子公司逾期债务本息金额为109.18亿元, 包括银行贷款、信托贷款、公司债券等。 、关联方贷款和其他形式的债务。 值得注意的是, 协鑫源创今年还有两只债券到期, 金额为13.78亿元。 怎么会? 协鑫源创创办于1999年, 曾被誉为“重庆学派三强”之一。 然而, 昔日的邪心元创辉煌已经不复存在。 科瑞数据显示, 2020年协鑫源创的交易额为220亿元,

排名第102位。曾经“重庆派前三”的队友龙虎和金科已经被远远甩在了后面。 市场普遍认为, 商业地产和工业地产的重仓是协鑫源创止步的重要原因。 2014年, 协鑫源创销售额突破100亿元。 同年, 协鑫源创董事长兼经理吴旭被有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 2015年复出后, 吴旭确立了“房地产为基础、金融为桥梁、科技为未来”的转型战略, 将协鑫打造成为房地产投资、运营、管理专家和 金融和技术资产投资集团。 协鑫源创坚持“高营业额为龙头, 产商协同”的发展战略, 重资产控股与轻资产经营协调发展, 涉足商业、住宅、科技园区、公寓等 字段。 然而, 过去五年, 协鑫的销售额仅为180亿。 有业内人士认为, 吴旭的转型策略并非绝对错误, 而是他带着协鑫空了上一个房地产周期。 没有了销售规模的支撑, 资金纷纷投入商业综合体和多元化业务, 现金流状况逐渐恶化, 最终陷入危机境地。 值得一提的是, 近年来, 陷入危机的大型房企不计其数, 倒闭的房企也越来越多。 58安居房地产研究院首席分析师张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房企破产中很大一部分是项目公司, 并不意味着地产母公司破产。 企业。 明显增加。 房企破产数量增加, 主要是在企业融资难背景下, 中小房企融资难问题更加突出, 导致集中度持续上升。 房企流动性和中小房企生存空间的压缩。 张波预计, 在此背景下, 未来破产的房企数量可能会增加。 知名房地产分析师闫跃进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类似的破产事件并非偶然。 事实上, 这确实表明企业经营需要关注市场风险, 尤其是债务风险。 严跃进也表示, 破产确实会增加。 从行业角度看, 要防范破产带来的金融风险。